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情缘小说 > 陵王 > 迁城

陵王:迁城

小说:陵王作者:纯阳宫的貂

    巫门主,让拜托你拿来东西带来了么?没想到聂莺儿没有回答唐尽生的问题,而是问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开口的万毒门门主,巫全。

    给。巫全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里边装着一个带着圆壳的动物,这只不大的动物中间晶莹圆润,阳光照上去就像云母,只是它泛着墨绿色的光芒,让人一看就不是易于之辈,更神奇的是它的肚子里居然有一只金属色的小蜈蚣,在巫全把自己的食指刺破滴入鲜血以后,那支小蜈蚣直接从它肚子里出来,把这滴血吸个干净,过了好一会,那个动物吐出了一个类似水晶一样的豆豆,在空气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

    冥生海镜,巫全一个字都不愿意多少,然后直接把那个小水晶带给了聂莺儿。

    看到巫全不愿意费口舌解释。聂莺儿只好客串一把万毒门的人,她小心翼翼的把冥生海镜的产物放到一个小**子里,然后递给了唐尽生,看着他一脸的好奇,于是说道;这名为‘冥生海镜’的毒物是万毒门的镇门之宝,相传这个海镜被万毒门的长老们在毒物池子中泡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然后以各种剧毒之物为食,最后和被称为‘美人舌’的金蜈蚣合为一体,只要它吸食了鲜血,就会产下一粒特殊的毒液,此毒无色无味,遇水即化,中此毒这全身武功尽废,三天之后内脏全部化为血水,死的是苦不堪言,只可惜这东西十年只产一滴,想唐长老这样的高手应该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吧?

    摘星楼里边不乏用毒的好手,可是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唐尽生也听说过这么神奇的东西,但是万毒门的大名自己还是有所耳闻的,既然万毒门的门主都拿这个当宝贝,想来应该差不了,自己这些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掉摘星楼的楼主为自己的孩子报仇,可是楼主的武功和见识都在自己之上,贸然动手恐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但是有了冥生海镜的奇毒,自己多年的夙愿说不定就可以实现了。

    如果我成功了,你想要我们摘心楼做什么?唐尽生抬起头来,看着笑眯眯的聂莺儿。

    长老也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被女色所迷,那些冥顽不灵的家伙,是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近朝野震动,不少人对南宫瑾瑜登基这件事情心怀芥蒂,要是不趁早谋划,等清君联盟强大起来,恐怕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等招揽到摘心楼的大长老,眼前剩下的只有这个惜字如金的万毒门的门主巫全了

    门主当日帮我们谋划草原,只可惜被慕青峰和万春谷给搅合了,这次他们来袭正好给我们一个报仇的机会,凭借万毒门的本事,我想一定可以让不少的乱军死的神不知鬼不觉,至于报酬么。聂莺儿等着巫全狮子大开口。

    大夏,传教。巫全还是简简单单的说了几个字,但是聂莺儿知道,五毒门一直处在大夏的边陲地带,虽说声名显赫,但却算不上什么大教,巫全有这样的要求早在聂莺儿的就算之中。

    等乱贼收手之日,巫门主可以在我大夏除了京都以外的任何地方选择万毒门的势力范围,我夫君保证万毒门从此以后会成为江湖上谁都不可小视的大派!来之前聂莺儿 就得到了南宫瑾瑜的示意,这些人只要能为他所用,条件随便开。

    虽说魅音阁,摘星楼,在战场上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可是要是使用得当,效果不比千军万马差多少。

    在另一边的事情已经算是谈妥了,赫尔巴图不是那种精打细算的人,对草原的执念加上对自己手下的信任,他认为这是自己重返草原的唯一机会了,所以没有考虑多久就答应了战先生,两个狼狈为奸不是一天两天了,于是在讨价还价自己的好处之后,便离开了御书房。

    至于武田原郎,战先生第一次和倭人打交道,对于倭人的喜好和贪婪只是耳闻,虽说他们觊觎大夏的东陆多年,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东陆没有那么容易到手,倭人到底同不同意还真是难说,不过战先生得到南宫瑾瑜的指示,只要他们肯出兵,什么条件都可以考虑。

    慕青峰现在在哪里?武田原郎的问题令战先生有些猝不及防,本来以为他们会在地盘的问题上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倭人居然问这个问题。

    那个英王么,自然是在前往京都的路上,不知道你们倭人为什么对他感兴趣。因为慕青峰陵王世子的身份,战先生对于他的问题很是有些敏感的。

    先生身为大夏的要职人员,自然有办法知道我们和他的恩恩怨怨,来之前皇女殿下有过交代,想要我们出兵可以,但是最后必须把活的慕青峰交给我们,否则一切免谈。武田原郎来之前还是得到了泉奈酒原子的指示的。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们倭人出兵打败了所谓的清君联盟,只要慕青峰落到了我们手中,就一定会转交皇女殿下,尊使对于我们开除的条件可满意?思考了一会儿,战先生还是答应了这个条件,但是从心底上来说,他是不想涉及到王妃的遗腹子的。

    一言为定,我这就回去整理我们的军队,你们大夏水师是个弱点,请先生放心,我们倭国的战舰随时可以出现在你们的海域上,给你们那些反贼以意想不到的打击。说完以后,武田原郎行了一个他们倭人独有的礼节,离开了御书房,就在战先生和赫尔巴图以及武田原郎都谈好的时候,聂莺儿也开了自己的计划。

    师父,你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敢去让您拜见我啊,我这次找您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聂莺儿也对着天音神母开始撒娇。

    你也知道,我刚刚当上这个皇后娘娘,没想到外边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看在我是您继承人的份上,师父何不帮我一把,要知道朝廷里边可是有不少的大臣心怀二心啊,我知道我们魅音阁神通广大,想必有不是大人的宠妾是我的师妹吧?师父可愿帮徒弟这个举手之劳?聂莺儿知道自己师父的手段,枕边风想来最要命。

    你打算让师父给你白辛苦么?天音神母饶有兴趣得看着自己的二徒弟,她说的没错,大徒弟无心争夺,三徒弟又被万春谷的人拐走了,能够继承自己衣钵的似乎只有眼前的聂莺儿来,不过就算如此,她也没打算这么轻易的答应。

    师父哪里的话?徒儿怎么忍心让师父您老人家白白辛苦,要知道事成以后,我们魅音阁就是大夏的护国神教,什么画心坊上虚宫,统统都给臣服在我们的脚下,而且我夫君还打算拜您做义母,到时候您可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知道自己的师父最喜好权利,聂莺儿算是投其所好了,看到天音神母满意的点了点头,聂莺儿就知道成了。

    好吧,看在你是我唯一的继承人份上,我就帮你一次,先说好,这武林第一人的身份我可是要定了,你知道师父的脾气,千万不要让我来找你讨债啊。天音神母笑着说道。

    倘若夫人是武林第一人,那么老朽有什么好处呢,要知道我们摘心楼可不是一般的杀手组织,别的不说,‘优恨双煞’的方清煞可是死在你们手上,他的结拜兄弟唐无忧可是发过重誓,要那你们的脑袋祭奠他的兄长的。唐尽生永远都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所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好打交道的都在地底下为自己的愚蠢后悔,死在他这个摘星楼大长老手下的人,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数的清的,别的不说,摘心楼早年的声望几乎有一小半是他打下的。

    不知大长老想起你故去的儿子可有想法。聂莺儿轻轻的一句话就让唐尽生勃然大怒,只见他孔武有力的大手直接奔着聂莺儿的胸膛而去,传说中的摧心掌再度重现江湖,要是这一掌打结实了,聂莺儿的心脏不知道会碎成多少份。

    不过聂莺儿也不是泛泛之辈,她不相信在这个地方唐尽生会去走自己的性命。尤其是在自己师父天音神母还在场的情况下,果然在唐尽生的右掌离着聂莺儿的胸膛还有三寸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冷冷的说道:能知道老夫的往事算你有本事,但是要是你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夫怕是要辣手摧花了。

    唐长老,我们都知道令公子是一位青年俊杰,可惜被画心坊的笛仙子花拂骨所诱惑,最终毙命于她的笛下,本来她一定不是长老‘摧心掌’的对手,但是没想到你们摘心楼的楼主为了纪念自己的弟弟,居然生生把花拂骨从鬼门关里救回来,还下了禁令,不准摘心楼的人找画心坊的人麻烦,这样的摘星楼,可是一点也没有江湖顶尖杀手组织的样子啊。聂莺儿说出的这段往事,很少有人知道,她自己也是找了很多的江湖辛密才知道了这段往事,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唐尽生和现任的摘星楼主形同陌路。

    你个小丫头知道这件事情算你厉害,怎么难不成你有办法给我报仇?唐尽生缓缓的收起了自己的右手,他很好奇眼前的这个美女如何插手自己摘星楼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