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门派小说 > 芝蔚传 > 第二十章 误中副车

芝蔚传:第二十章 误中副车

小说:芝蔚传作者:乙女心

    桃秋不甘过这样贱如蝼蚁的日子,于是她忍住心底的傲气,放低身段,四处钻营,四处做小伏低,千辛万苦熬了两年,她谋得了宜和宫洒扫宫女一职,但还不够,桃秋使尽了手段,终于爬到了顾颜月近身侍女的位子,可是桃秋的心高气傲,她想要的可不是做什么近身侍女啊

    桃秋细细翻看自己的手,因为近来保养得宜,这双手变得白净起来,可她自己知道,再怎么保养也恢复不到过去柔若无骨的秀美了。想起那两年没日没夜的辛苦劳作,想起自己这些年吃过的苦,想起当年自己死于非命的母亲,桃秋只觉得心都恨出了血,她紧紧捏住拳头,骨头咯咯作响的声音伴着疼痛传来,她面容扭曲的样子看上去狰狞至极。

    终有一日,她会让凌笙和她腹中之子给安家陪葬!但现在她人微言轻,孤雁难鸣,必须紧紧依傍住阙若倾这棵大树,才能实现自己的心愿!

    而顾颜月,虽然看上去已经不中用了,但她还有一双儿女,大皇子注定是个短命的,皇后之子年仅两岁,听说也是个笨笨呆呆的,成不了大器,那么顾颜月的孩子岂不是很有希望那顾颜月也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到时候大可以借这几年的扶持相助之恩,向她捞取些油水了!正因如此,桃秋才没有放弃与顾颜月的合作,勉强维持住在阙氏顾氏之间左右逢源的状态。

    有风吹过,扬起桃秋鬓边的垂发,她这几日想了很多,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凌笙此次被禁足一定是另有隐情,没准就是皇上在保护她!那日赏莲宴,素来本分的凌笙为什么会故意迟到,故意摆出恃宠生娇的样子,得罪皇后当凌笙被皇上身边的宫女拖走时,为什么没有一点大反应换作任何一个嫔妃,这样毫无体面地被拖走都会哭天喊地或是诅骂连连,凌笙又不是什么超凡脱俗的人,凭什么会这般镇定,就掉两滴泪珠而已还不是在和皇上演戏啊!

    桃秋眼珠一转,起身道:双燕,咱们有些日子没去庆芙宫了吧,我有好些体己话要同丽妃娘娘说说呢。边说,她边理了理发髻,妩媚一笑,今天,她将要借阙若倾之手,弄来些好东西送去宜和宫了!

    论心机手段,信翎候府出身的桃秋丝毫不亚于阙若倾,得亏桃秋现在没地位没人脉,如果现在她权势滔天,以她的心狠手辣,绝对会成为祸害忠良、杀人无数的一代妖妃。

    来到庆芙宫,桃秋行了礼后,走到阙若倾跟前,小声耳语了一番,丽妃柳眉一扬道:你倒是对凌笙很上心啊,不过你确定你要亲自去做此事,不怕被人揭露吗桃秋抿着嘴点了点头,道:主意是臣妾出的,事儿也要由臣妾自己来做啊!阙若倾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那好,你就按你说地办吧,东西本宫过些天送到你宫里,你先好生准备着,莫要露了马脚,顾颜月可知道此事

    桃秋摇摇头,一脸鄙夷道:顾氏愚钝不堪,上回唇脂的事就给她办坏了,好不容易又有个大好机会,告诉她作甚没准又给她搞砸了。

    阙若倾轻笑一声,顾颜月愚钝不堪吗并不是,曾经的她也算是个挺聪明的女人,心够狠手够辣,做事也不留痕迹,但是自打凌笙盛宠六宫后,顾颜月就越来越愚蠢了,做事愈加鲁莽,纯属是被嫉恨冲昏了头脑,硬生生变成了个举止狂妄的蠢人,不过这样才好,蠢人用起来才顺手,可以任凭摆布啊

    阙若倾懒懒地翻了翻眼皮,道:好,很好!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此事你就好好办,办好了本宫重重有赏!说罢,云月就恭恭敬敬地端来了一个托盘,盘中放了一个翠绿的几乎可以滴出水的玉镯子,镯子成色极好,镯子的一端镶了一层繁丽的金缕镶圈,阙若倾拣起镯子,慵懒道:这镯子成色虽好,又是积年古董,但是本宫素来不爱翠玉,放着也是可惜,这件事你只要办妥了,这镯子就是你的了。

    镶金玉镯!桃秋眼睛顿时睁得浑圆,唇瓣也微微颤抖。这玉镯本是自己的心爱之物,可后来安府败落,所有属于安家的田宅店铺,珠宝古董全部被抄没,那些精美的首饰全部无去无踪,桃秋成为顾颜月的宫女后也曾暗自寻找过,都找不到一点关于安家财物的消息。

    没想到六年过去了,曾经的心爱之物竟然重新出现在了她面前,她着实是激动,她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将这镯子夺回来,但是阙若倾只是让她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阙若倾不屑道:没见识的东西,不就是一个镯子吗,至于这般吗桃秋垂下脸没有说话,听到阙若倾的奚落,充满伤感的眼睛里又添了一丝恨意。

    从庆芙宫出来,桃秋便开始盘算她的计划了,当然,桃秋再傻也不会把自己的计划完完整整地告诉阙若倾的,她方才所说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真正精彩刺激的,在后头呢。

    几日后,那位贤惠的丽妃娘娘为表恩惠,赏赐了六宫中贵人以下的嫔妃一人一只汤婆子,包括桃秋安采女,就这样悄没声的将那药粉包递到了常福宫。桃秋从汤婆子里取出药包后,桃秋便将紫樱打发了出去,美曰其名是让她去清凰苑给她摘腊梅。等紫樱离开,桃秋便换上了双燕的宫女服,随便描了描眉毛,看上去和过去宜和宫那位温婉忠诚的宫女桃秋无般一二。

    桃秋小心翼翼地将药粉一点一点放到自己的指甲里,随后她只是淡淡一笑,便将那剩余的药粉连同纸包塞进了一个锦盒。她冰冷地望着双燕,道:双燕你听着,不管之后发生任何事,都不许说我出去过!否则你全家老小我一个也不会放过!双燕唯唯诺诺地答应了。

    做完这一切扮做宫女的桃秋,从角门悄悄离开了。桃秋她去了御膳房,因为宫中知道安采女的人很少,更别说是消息不通的膳房,所以膳房的小太监见了桃秋没有行礼,他们都以为她还是宜和宫的侍女这样才好!若在平时受到这样的怠慢桃秋一定会怒火冲天,可是今天不一样。

    但大家似乎忘了一件事被禁足的嫔妃,身边的宫女亦是不得外出的,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一时疏忽险些酿成大祸的话,也许会后悔的要死

    有一个小太监客气道:秋姑娘大驾光临,可是凌小主想额外用什么点心吗桃秋笑着摇头道:不是啊小主近来胃口一般,我只是替小主来看看今日的菜,把把关罢了。边说边随意而自然地在膳房里走了一圈。小太监王侃忙陪着笑道:桃秋姑娘,今日我师父熬了一盅白玉鱼汤,那汤色熬得白如牛乳,闻着怪香的!这鱼汤啊,师父从凌晨就开始煲了,鱼肉都快熬化了呢! 汤里头还搁了刚刚做好的白豆腐,吃着可鲜嫩了!

    小太监李敬也不甘示弱,道:秋姑娘,我师父今儿个做了糖霜栗子糕,栗子剁的都成泥了,还拌了香甜的牛乳,又甜又补养!还嫩嫩的一点也不腻,小主一准儿喜欢!

    撒了糖霜?撒了糖霜!

    桃秋眼前一亮,阙若倾这次弄来的药粉名唤珍珠毒,只有一点奶香味,色呈雪白,但没有一点异味只要一点点就可以在眨眼间使人毒发,在一阵痛苦的抽搐和挣扎后呕血不止,最后七窍流血而身亡!这好东西若是混在糖霜里,让宜和宫那位吃下去,那么桃秋微微垂首,唇畔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

    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她明媚一笑,轻快道:这栗子糕听上去道很不错,端来给我瞧一眼吧。李敬连忙将那盘栗子糕奉上,桃秋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撇了撇嘴道:小主近来嗜甜,这点糖粉星子哪够呢,我来为小主多添些吧。说罢,便伸手舀了一大勺糖霜往糕上撒。

    李敬的师父连忙上前阻止,客气道:奴才怎敢劳烦秋姑娘呢,让奴才来加吧!桃秋故作惊慌地手指一颤,指甲内的毒粉和着白花花的糖霜倾落,桃秋心中得逞一笑,可表面上却含歉含羞,她双膝一屈,含着歉意道:麻烦公公了,桃秋先行告退。语毕,便匆匆离开了。

    才出了膳房的门,桃秋忽然想起自己可是凌笙的宫女,是要随同主子一同禁足的,怎可以这般冒冒失失地跑出来这不摆明了有假吗!桃秋心中悔极,但愿这群膳房傻瓜蛋,忘记那条不成文的该死宫规吧!否则,她就会成为那个短命家伙的陪葬品了!她可不想这么早死,她还没有光复信翎侯一族!她不能死!

    桃秋发疯似赶回常福宫,从角门进去后,尖叫道:双燕,快拿剪子来!双燕一呆,问:小主要剪子作甚桃秋狠狠打了双燕一掌,骂道: 要你拿你就去拿,多什么嘴!双燕也不敢哭,连滚带爬地拿来一枚剪子。

    午膳准时送到了宜和宫,食盒由侍卫送进了瑶花堂。凌笙今日没什么胃口,鲜美至极的鱼汤,她勉强喝了一碗就不想喝了,香喷喷的酱溜鸡脯她只是象征性地动了一筷子,上汤白菜凌笙倒是就着米饭吃了几口,然后就放下了筷子,再没有用餐的打算,见凌笙只吃这么一点点,云兮心疼不已,替凌笙夹了一筷子豆腐,道:小姐好歹再吃几口吧,吃这么一点怎么够呢

    凌笙只好将豆腐吃了,边吃,她的目光边悄然落在离她最远的那盘糖霜栗子糕上,那淡黄的颜色和雪白的糖霜看上去极其诱人,凌笙突然觉得来了胃口,于是淡淡道:那糕看上去倒是挺不错的,云兮,帮我夹一块吧。云兮连忙夹了一块最大的、撒了最多糖霜的糕给凌笙,生怕凌笙反悔似的。凌笙甜甜一笑,伸筷夹起了栗子糕,慢慢地往嘴边送

    筷子离嘴越来越近,凌笙红唇微启,正欲咬下时,那股浓郁的栗子味混着牛乳的奶腥味扑面而来,加上糖霜的一种特有的味道,凌笙忽然觉得一阵恶心,捂着胸口竟然哇地吐起来,栗子糕顺着筷子落在了地上,雪白的糖霜洒了一地!

    呕吐过以后,凌笙的脸色煞白如纸,躺在软塌上,还是一脸的痛苦,这时一位负责洒扫的小宫女忽然走了进来,对着阿懿耳语了一番,好像讲了什么非常实用的祖传秘方,薄荷香囊什么的。

    没过多久,阿懿就寻来了一只薄荷香囊,将其放在凌笙鼻翼之下,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息吸进凌笙的鼻子,凌笙顿时感到整个人清朗起来,不再那么恶心难受了,甚至是有看书读诗的兴致。阿懿欣慰极了多亏了那个小宫女的方子,于是阿懿把这个小宫女叫了过来,亲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小宫女大大方方道:回懿姑姑的话,奴婢姓刘名琴儿阿懿颇为赞许地看着刘琴儿,心想:这孩子倒是个机灵的,考验调教她一阵子,如果人品端正的话,把她提到殿内伺候也未尝不可。

    顿了顿,阿懿扬了扬眉道:多亏了你的方子,小主才舒服起来,有功则赏,那么你自然是可以得到重赏的

    话还没说完,刘琴儿就惶恐一跪,道:奴婢不过是尽绵薄之力罢了,不敢讨要赏赐。阿懿微微一愣,若是寻常宫女,这会子早就乐开了花,而刘琴儿倒是镇定沉稳,不错不错,她倒是个可用之人。阿懿满意地点点头,温柔道:你还没有吃饭吧小主这有一盘糖霜栗子糕,只动了一筷子,还是新的呢!你就拿去吃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