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侠骨柔情 > 魂牵梦绕一步之遥 > 第二十三章

魂牵梦绕一步之遥:第二十三章

小说:魂牵梦绕一步之遥作者:金泽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蓝之旭拉过来旁边的椅子,靠近床边坐下,他看了一眼李美真,发现她在注视着自己。他轻叹一声,一边挽起她的衣袖一边低声说道,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你现在头痛还头晕,有点轻微脑震荡。不过,问题不大。你别紧张,别强迫自己睁着眼,累不累呀。不去想不开心的事情,仔细听我说什么,回答问题,不想说,眨眼睛就可以。

    蓝之旭说着系好止血带,在她的肘部用棉签进行了消毒,然后,他更是压低了嗓音柔柔地说道,忍耐点,我要用针扎你了,我这针专门扎说谎的小姑娘,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害怕吗?

    李美真听了之后,红了脸,她感到好气又好笑,讨厌,谁说谎了,还真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干嘛把我说得那么娇气。可她没有力气也没心情去反驳,只是微弱地低语道,嗯,不怕,你扎吧。

    已经扎好了,液体正在进入,我要慢点推,再慢点,千万别动,忍耐点,跑针了会很疼的,疼很多天。蓝之旭轻声说着,很缓慢地推进着注射器。李美真瞄了一眼之后,没有吱声,她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蓝之旭关注着液体,也会时不时地抬起头,用那种有些内疚或者怜悯的眼神看着半睁着眼睛的李美真。她瘫软地躺在那里,头微微侧向一边,白皙的长颈优雅地扭转,露出她好看的锁骨,她无声地呼吸着,只是起伏的胸膛显示她还活着。她先前因为输液造成的手部水肿和淤青现在已经消肿,只是还有少量,淡淡的痕迹需要等待时日便可完全从她白嫩的小手上褪尽。她微微动了下头,几缕乌黑的头发刚好耷拉在半边脸上,遮住了一只眼睛,她虚弱得都没力气抬手理好了它们。他就那么看着她,竟然没上手帮她理好凌乱的头发。也许是腾不出手来。他心里在沾沾自喜吗?不,他很是自责她不该这么温顺地躺在他面前,他的心有些疼痛和不安。他觉得她该是处在一个轻松快乐的氛围里,面前放一杯咖啡,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人是他。

    以蓝之旭多年的行医经验,他心里明白,目前李美真没有什么大碍,她就是大病初愈,体虚,主要是突然受到了强烈刺激,才瞬间昏厥了。摔倒给她造成了轻微脑震荡,一周也就恢复了。如果不在医院里,身边又没有人及时发现,还是蛮危险的。对于摔倒起不来的人,首先要安静地躺着,情绪不要剧烈波动,赶紧就医。他用了两只高热量的葡萄糖,这么做,只是让她快点平静下来,她的心脏可以缓解紧张。任何时候都很难说一次情绪激动就不会诱发她的心肌炎再复发。当然情理之中,他不会错过这个可以接近她的机会,他要陪伴她,安慰她,目的是要她感觉她需要他,对他产生更多的好感。那是不是要这么狠心地扎她一针呢?那当然了,这是治疗手段呀。可他内心是真心的舍不得,但是扎了这一针,液体能快速补充能量,恢复体力,缓解精神紧张,主要是舒缓了她的心脏,不过还有一种驯服她的感觉,这感觉使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蠢蠢欲动的渴望。他注视着她眼睛里的那一丝淡淡的忧伤,觉得它美,美得让他不能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早已经被它深深地‘诱惑’,这种内心的挣扎从他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在折磨着他。

    过了一小会儿,李美真喘息着,有点儿惊讶地问道,哦,我怎么,一点也没感觉到,你真的,扎了我了吗?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比先前好了一点点。刚才蓝之旭对护士们发火让她好羞愧,这个蛮横的大夫真的是像大丫讲的,有点‘说一不二’了。还好,我求他了,他还是给我面子了。

    是呀,你的胳膊千万别乱动,想要动,和我说一声,现在针头就在你的手臂上,我很快就推完了,感觉好些了吗,嗯嗯?蓝之旭轻柔地说道。李美真感觉此时的他特别和蔼,他的语气有种魅力就是让听的人不可抗拒。一旦被他剥夺了思考的权利,你就会不由自主地跟随他的思路,这还是他呀。她会心地笑了。

    哦,我好些了,就是有点头晕。你,扎针的技术,蛮好呀,让我没感觉。李美真说着,睁开了眼睛,顿时感到有些头晕。她看了一眼蓝之旭正在专心地推注射器,马上又闭上眼睛。她想仔细地用眼睛审视他,因为她一直感觉他是个傲慢无比,性格张扬,玩世不恭的家伙,当然人也是很帅的,帅到让人有些遥不可及。但是最让她另眼相看的不是蓝之旭看上去温文尔雅,有教养的样子,而是他工作起来,他那种气势,如果需要,他能让桌子也动起来。他做起事来,思维敏捷,高度集中,就像刚才,她都被他感染了,本来就不想说什么,就想睡过去了醒不过来就那样了,不就是死嘛。可是他那么暴怒地训斥她们,起因又是自己,不得了呀,就是死之前,也要把她们的冤屈洗清了。大丫不止一次地告诉她,和蓝大夫一起工作,‘忒刺激’了。每次来了危重病人,就是一场惊险的生死急速大片,神经备受‘摧残’。当然了,一提起他,同事们无不钦佩他果敢,判断正确,手疾眼快,临危不乱,化险为夷的职业素质。他在同事的眼里是‘拼命三郎’,在病人的眼里是‘好大夫’。

    当然头晕了,你有点轻微的脑震荡。怎么觉得我会扎针,是嘛。我是最优秀的,所以我扎针不疼的,那以后都是我给你扎针了。不不,还是不要,这可不是什么享受。不过今晚给你推了这个,你就省了晚饭。蓝之旭温和地说着,脸上是不经意的微笑。他知道扎一针怎么可能没感觉呢,肯定会疼,只是李美真处在半昏睡的状态,使得她忽略了。他没抬头,依旧专注地推动着液体进入她的血管,他似乎感觉她刚才看了他一眼。

    那,那我减肥了呀。李美真轻声说了一句,她似乎感到有些累了,想换个姿势躺。蓝之旭判断她感觉累了,有知觉了,好现象呢。

    这不能减肥的,是增肥的。我停下来,来,你换个舒服的姿势吧,侧身躺要好点吧。蓝之旭说着,伸出一只手握住李美真的手使她侧身面对着他躺着,然后他用手将她额头上的乱发轻轻理到耳朵后面,她小声说了声谢谢。

    不谢。我能叫你美真吗?一定一定不要拒绝我。蓝之旭压低了嗓门突然说了一句,他看了李美真一眼,又继续盯着注射器。

    当然可以的,你不是一直叫我李美真吗?李美真说完,抿嘴一笑,她感觉侧身躺,让她呼吸通畅,心里一下亮堂了,感觉心里好受了,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依偎在被窝里,双眸注视着这个救了她一命的年轻医生。

    那不一样的,能叫你‘美真’,这说明我们之间距离更亲近些,不是吗?不过,我还有个愿望,你一定能帮我实现。蓝之旭一边关注着液体,一边抬眼看了一眼李美真,那眼神就像他们两个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什么愿望,我好像没有什么样的才能,帮你实现你的愿望。李美真拉长了声音慵懒地说道,她觉得蓝之旭实在是不存在有什么愿望实现不了,现代人的技术早已让人类登上了月球,这不是已经在打算上火星了嘛,而且,他已经让很多女孩子夜不能寐了,甚至是男士都不敢轻视他。这样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实现不了的愿望。

    你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呢,我叫你美真,你叫我之旭,这样很公平呀。蓝之旭不紧不慢地说着,头也没抬,他继续手中的工作。

    天哪,你还计较这个,我,我怎么就是叫不出口呀。李美真说完之后,就咯咯地笑出声来,然后一只手拉起了被角,盖上了自己的脸。我的老天爷呀,这怎么讲的,我比他大了十几岁呀,非要酸溜溜地叫我的名字,又不是同事什么的。天哪,他该叫我那个‘阿姨’什么的。这不乱了辈分了呢,让人笑话。虽然我们也不是亲戚呀,可我就是有那种作死‘装嫩’的感觉。不过我叫他还是可以的。

    美真,你也太脆弱了,叫个名字都难以开口,有这么难吗?蓝之旭推完了最后一点液体,趁其不备,迅速拔出了针头,李美真丝毫没察觉,因为她只顾全身心地害臊了。

    你不肯,还是不习惯?好了,我投降。你现在就像一个手残的瓷娃娃,碰不得的,你还是让我看见你呀。蓝之旭的一句告饶让李美真坐了起来,但她马上垂下头,用手托着。他欣喜地看见她在偷笑。

    头晕了吧,还要逞强,你这就好了?好的也太快了呀。蓝之旭一边小声地说着,一边操作了按钮使床头成一个合适的夹角,然后扶她半躺着。他转身作了两个漂亮的拳击动作,嘴里小声迸发出‘yes’!也许是李美真好起来了,也许只是想放松一下刚才推液体时肌肉紧张的双臂。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然他的开头还是很顺利的。

    我也有个愿望呀,你一定也能帮我实现。李美真歪着头,脸上泛着红光,她轻声说着,她的手把额头前的头发慢慢撩到一边,抬眼看着蓝之旭,眼神里满是期待和温柔。

    什么愿望?我好像没有什么样的才能,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呀。蓝之旭故意模仿李美真说话的强调,把她的原话学了一遍。他挺起胸膛站在那里,健壮修长的脖子骄傲地拔起,你能感觉到他凸起的血管里躁动不安的血流,结实的喉结随着吞咽蠕动着,传递着心中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微笑的嘴角上扬,这诱惑能让月亮躲进云层里。

    讨厌,报复我。请别这样,我错了,好吧。李美真小声嘀咕着,不再看蓝之旭那具有杀伤力的眼睛。她用手指部分轻掩着嘴不笑,佯装生气的样子,她妩媚的大眼睛抬头瞄了他一眼,然后鼓足了勇气,稍作镇定之后,委婉地说道,蓝大夫,蓝之旭,之旭,我们说正经的事情,好吗?你能不能不要责怪那些护士呀,好吗?求你了,她们真的没有错。我受伤,摔倒和她们每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请相信我,放过她们每一个人吧。好吗?她说完了之后,红着脸,微笑着看着他,她觉得这样他不好拒绝她的请求。

    哦,被逼无奈了,终于肯叫我名字了,还是有进步。好吧,他们,暂且我可以不追究,但这也取决于你用什么理由说服我,怎么就和她们没有一点关系呢?那和谁有关系?你必须告诉我。蓝之旭说完,拉过来椅子,坐了下来,他是要仔细听听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休克了摔倒,而且她是李美真。

    李美真愣了一下,面有难色,沉默了一小会儿,她看着蓝之旭,小声说道,这个,是我个人的事情呀,还是,还是不说了吧。说完她就不自在地将头低下了。

    哎,李美真,你原来这么有心计呀,我答应了你的条件,你却拒绝我的,你以为我就不会反悔吗?蓝之旭悠然地说着,表情没有一点不快乐,好像他早有预见会是这种结果。他双目如炬地直视着李美真,她的脸更红了,他却在惬意地微笑。

    之旭,不要这样呀,我这是,我,因为是我个人很,很**的问题。你就不必知道了,好吧。李美真犹豫不决地说着,她忧郁的眼神里的那一丝淡淡的忧伤给人一种心碎了的震撼。蓝之旭默默地点点头,他用那种沉着,冷静的眼神看着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