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竞技同人 > 亲事 > 第三十八章 说亲

亲事:第三十八章 说亲

小说:亲事作者:阿昧

    计氏见她总在身旁不走,便问道:午饭可得了?

    万姨娘愣了一下,她一个上午尽等计氏了,早把做午饭的事忘到爪哇国去了,但她不敢说实话,只道:乔姨娘正做着呢。

    结果乔姨娘十分地不争气,几人到得厨房时,里头一个人也没有,计氏掀开锅一看,空的,再打开碗橱一瞅,里头除了头天晚上剩下来的一碟菜和几块豆糕,就别无他物了。

    计氏登时大怒,指着万姨娘的鼻子骂道:你个懒货,连中饭都没做,却有空心我们姗姐的亲事,你也不想想,姗姐的亲事哪里轮得到你心,就是你生的那个苏远光,娶起亲来也没有你说话的份!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妾!

    由妻沦为妾,是万姨娘至今最为羞恨的事,就因为成了妾,这会儿计氏骂她,她也只能默默受着,脸上还不能带出来。她慢慢地把紧攥的拳头缩回袖子里去,那指甲都把掌心戳破了。

    计氏骂了她一通,又把乔姨娘叫来也骂了几句,这才赶她们去做饭。苏静姗站在门边上看着,只见乔姨娘黑眼圈浓重,明显地是昨晚熬夜了,也不知是在忙甚么。

    计氏倒没注意到这么多,安排好万姨娘和乔姨娘的事情后,自己也开始帮忙做饭了,又赶苏静姗回房去休息。苏静姗哪好意思让计氏忙活而自己去躲懒,不顾计氏的阻拦,舀了米去舂。计氏见自己闺女这样勤快懂事,很是欣慰,与此同时又有些不满——为何只她生的女儿忙活,另两个却闲着?于是命乔姨娘把苏静初和苏静瑶姊妹俩也揪了来,指派一个去择菜,一个去给萝卜削皮。

    几人忙完午饭,苏留鑫父子俩也回来了,全家聚在厅堂里吃午饭,其间万姨娘不停地给苏留鑫打眼色。苏留鑫明白她是甚么意思,待得吃完饭,便遣走乔姨娘苏静姗等人,独独留下了计氏和万姨娘。

    他指着万姨娘对计氏道:太太,万姨娘好心做媒,想给姗姐说户人家,我听后觉着很不错,所以叫你也来听听。

    计氏哼了一声,直截了当地道:我才不信她这样好心。

    万姨娘道:太太说得不错,我的确没这么好心,只是谁让你们捏住了我们的短的,我们快些给三姑娘寻户好人家,风风光光的把她给嫁了,也好叫她心里舒服些,别发起狠来把我们给告了。

    她这样一说,计氏倒信了几分,再说苏静姗之所以千里迢迢地到苏州去找苏留鑫停妻再娶的证据,也不过就是为了不被卖掉,能有个好姻缘,既然她的所求和万姨娘的心思是一致的,何妨听一听再说?

    计氏这样一想,神色就缓和了几分,对万姨娘道:那你说来听一听,若是有一丁点不好,叫我发现你是想害姗姐,就仔细你的皮。

    万姨娘笑道:太太,我哪儿敢。说着,就把自己看中的这户人家的情况,大概地讲了一遍。原来就在东亭县城东,有个外地才来的年轻人姓董,名叫董庆元,今年虚岁十九,家中只得他一个,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他虽然是外地人,手里却极有钱,才来东亭就在城郊买下了一大块地,这会儿又开始想盘铺子,因为他是初来乍到,又想在东亭扎,所以就想寻一个能持家的当地女儿做妻,好替他打理家务。

    计氏一听就连连摇头,道:我就晓得你没那么好心,不会挑个好的说给姗姐,你看这人,命可真硬,竟把家里人都给克光了,再说上无父母,无人管束,谁知道野成个甚么样,况且他又是外地人,要是将来把姗姐带回家乡,我岂不是见女儿一面都难?

    哎呀,太太,你竟然信这个!万姨娘叫道,我看您从来不拜佛,还以为您不信甚么克父克母的话呢,我是瞧着这人家里没有别人,若是三姑娘嫁过去,既无须受婆母的约束,又不怕受小姑子的气,更不会因为家产和兄弟们闹得不可开交,这才想我家妹妹不外嫁!txt下载把这门亲说给三姑娘的。

    她这样一说,计氏倒真有些心动,因为她知道,自己女儿脾气有些冲,而现在的婆母又一个比一个难伺候,她很怕苏静姗将来嫁人后,和婆母一个言语不和吵闹起来,被婆家给休了。这董庆元虽说有克父克母的嫌疑,可这天下无父无母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他们娶的妻短命的,可见命数相克的话不可信。而他家正好没有父母,苏静姗嫁过去可以无拘无束,而且一去就能当家,实在是件很好的事。

    万姨娘一直在仔细观察计氏的表情,见她有些意动,就连忙给苏留鑫打眼色,苏留鑫便道:她娘,你觉得这户人家如何?

    计氏道:家里只他孤零零一个人,何以称为一户人家?

    苏留鑫听她这口气,一多半是准了,高兴得哈哈大笑道:现在不是一户人家,等我们姗姐嫁过去,不就是一户人家了?

    瞎说些甚么,八字没一撇的事,别叫人听见了笑话!计氏连忙喝止他道。

    苏留鑫笑道:我这不是替姗姐高兴么,不说了就是。又道:那咱们就把这事儿定下来?

    计氏犹豫道:我得回去同姗姐商量商量。

    万姨娘听得她如此说,惊讶地叫了一声。

    苏留鑫则大皱了眉头,道:婚姻大事,历来由父母作主,哪有去同儿女们商量的?没得规矩。

    计氏嗤道:咱们家没有规矩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少这一件。

    苏留鑫不敢再作声。计氏则看也不看他一眼,抬腿出门,朝苏静姗房里去了。苏静姗此时正在房里等着她呢,一见她就问道:娘,如何?他们没欺负你罢?

    计氏笑道:自从你去过苏州之后,他们哪里还敢欺负我,再说我也不怕他们,你休要担心。说完,她寻了张凳子坐下,又把苏静姗拉到她旁边一起坐了,然后细细地把那董庆元家的情况讲给她听,讲完又道:我觉着这人不错,家里有钱倒是其次,咱们自己能挣,主要是你嫁过去之后既没有婆母管束,又能自己当家作主,不消受谁的气。而且他是外地人,将来少不得要仰仗我们家,这样一来,他也就不敢欺负你了。如果他真心求娶,娘就要求他婚后一直留在东亭,这样你娘家离得近,若是有个甚么委屈,使人来叫一声,娘就去给你撑腰。

    计氏把她的将来都想得这样周到,苏静姗十分地感激,不过她却有个和计氏先前一样的疑惑:万姨娘怎会突然这样好心?

    计氏笑道:她还不是怕你拿了婚书去告他们。

    苏静姗明白过来,也稍稍放下了心,她还真担心万姨娘在这种事上使坏,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不过,要想完全放心是不可能的,她对计氏道:娘,快把那本‘缘份册’拿来翻翻,说不准董庆元就在那上头,若是缘份册上写的和万姨娘说的一致,那就没甚么大错了。

    计氏一拍大腿,赶紧站起来去东屋取,道:瞧我,怎么就没想起那东西来,还是你聪明。她一路跑着去了东屋,一会儿功夫就把缘份册拿了来,坐到桌子边同苏静姗两个一起翻。但任她们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还是没找个一个姓董名庆元的人。

    许是不在这册子上?媒婆的东西也不一定全。等我问万姨娘去。计氏因为真觉得董庆元的条件不错,所以愿意去再问一次,不然早就撂开手了。她又是一路小跑,到厨房寻着正在吃饭的万姨娘,把她叫出来问道:你说的那个董庆元,别是哄我们的罢,怎么在缘份册上找不着?

    万姨娘叫着冤道:太太,你那缘份册是甚么时候买的?这董庆元是才搬来东亭的外地人,只有在徐媒婆最新的缘份册上才有他的名字呢。

    徐媒婆是哪个?计氏只记得上回一两银子高价卖她缘份册的马媒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