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门派小说 > 汉血丹心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虎威喝断小西山

汉血丹心:第五百九十九章 虎威喝断小西山

小说:汉血丹心作者:流年书柬

    自从那年认识元召开始,郡主刘姝一直有一种感觉,他是自己今生要等的人。

    曾经心天高的女子,从来不对任何男子假以颜色,即便是再优秀的王公子弟,也难以入的了她的清眸。

    直到遇到当初的少年,从开始的互相敌对到倾心其不可自拔,她心甘情愿的为他不顾身份和名分,只是为了心底的英雄情结和那些温柔的缠绵。

    在刘姝的心目,越来越显出辽阔胸襟的元召,无疑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伟男子。算是她在东海之外,听到他那些经天纬地、壮怀激烈,也每次都为之痴迷为之慨叹!

    也许,元郎真的是谪仙客吧?他来到世间,是为了解救苍生疾苦,为了平息烽火干戈,为了所有人都能安居乐业,不再流离失所。

    这样的男子,应该得到万家供奉苍生敬仰,不受世间毁誉之论,不坠红尘权谋之苦。无论大汉王朝给予他怎样的荣耀,都绝对当之无愧。

    然而,在今天夜里,他不仅受到了碌碌小人的无端羞辱,而且还想把他置于死地!匆匆赶到的郡主刘姝要是还能忍得住不杀人,那她不是凭着自己的手腕统领万里海疆千山诸岛的海女王了。

    名叫庞信的北军大营将军,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在一个女子的剑下。而且死的很彻底干脆。春秋名剑鱼肠,杀人从来不会拖泥带水。

    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庞将军这么死啦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那女子异常果决,现身、袭击、伤人、制服、杀戮几乎是一气呵成。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所有在场军士卒们,简直是惊怒交加。

    先不说事情的起因是什么,庞信将军在大家的簇拥之轻易的被人杀死在当地,只这一件事,令在场所有人都逃脱不了被追究的责任。

    李璇玑将军和庞信是什么关系,北军大营的所有将士都清清楚楚。主将的大舅哥死的这么惨,估计李将军震怒之下,谁都不会被宽恕的。

    既然如此,也许唯有把凶手当场擒获或者杀死,才有可能稍微消解李将军心的怒气吧。于是,挥刀舞剑的现场军卒在几个校尉的大声指挥下,重新举起了手的武器,这次他们对准的首先目标,却不是牢笼的元召,而是杀人后慢慢转过身去,以一种怪的目光注视着元召的那黑衣束装女子。

    即便是在虎视眈眈的围绕当,刘姝终于看到元召时那眼流淌的情意,也丝毫不加掩饰。江海虽深,不及此情!虽然信不断,但几年时光似水东流,她最好的芳华都在对他的思念逐渐流逝,终究是有无数的伤感郁积在心头。当重新看到那温暖依旧的笑容时,她已是珠泪盈眶,旁若无人。

    看到在女子身后一步步逼近的刀枪剑戟,杀机充盈。元召微微的叹了口气,稍微抬高声音说了一句。

    你们,都退去吧!今日事可此了结以后我不再追究。

    他的这句话,是对着后面围拢过来的几百剑拔弩张的军将校说的。在这样的情势下,这话包含的意思似乎有些怪,好像是一种极大的宽容。如果有人在此刻理解了他话外之意而即时醒悟的话,也许可以逃脱今夜的劫难。

    但是很可惜,在紧张的气氛和各种情绪交织,没有人去想太多。甚至大多数人,都没有认真的去想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看着躺在地死不瞑目的庞将军,几个跟着过来的心腹校尉并没有理会元召的话,而是恶狠狠的发出指令,命令所有人攻击!杀死眼前来历不明的擅入大营者,为庞将军报仇雪恨。

    军令如山,焉敢不从!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地盘发生了这样的事。这些隶属于九门将军亲自统领的兵卒本来骄纵无法,横行长安。虽知对方厉害,也不管不顾的蜂拥而,向那持剑的女子杀过来。

    小山丘之前的空地宽阔,各种树木长得十分繁盛。火把灯笼照的明白,此时光影晃动之下,众人眼看到身在双重牢笼之的元召对那女子招了招手,伸开双臂,嘴里好像说了句什么,不过离得还有些距离,没有人听清楚。

    刀光掩映之,还相距几丈远的女子身影微动,似乎是一枚轻盈的落叶已经到了那山洞铁栅栏边,当那双温暖的手又一次握住她的一双柔夷时,泪珠终于再也忍不住,滴落在对方的手背,思念如殇,寸寸刻骨!

    低低的几个字出口,在这种境况下她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别想太多了。哦小事件而已!

    男子的气息侵入鼻端,元召轻轻地把她拥入怀。刘姝一惊,这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之间相隔的双层铁栅栏竟然已经被无声无息斩断了。

    元召一手拥着为他付出一片痴心的女子,一手把从她手接过来的鱼肠剑插在背后。名剑鱼肠果然是犀利无,刚才只不过轻轻的一挥,身前碗口粗的数根铁栅栏被整齐的削断了。

    随着掩杀过来的领头校尉和冲在最前面的人都愣了一下,他们并没有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心好像预感到了有什么不妙,校尉一扬手,大声喝令身后紧跟着的弓手放弩箭,不管前方是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是你死是我亡!

    几十名弓手所持的,正是大汉军利器九臂连环弩!这种当初被元召所发明出来的军国重器,在这几年的杀敌战场令敌人闻风丧胆,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然而今天,弩箭所指的方向,不再是入侵的蛮族匈奴,而是亲手赋予这种冰冷武器生命的那个人!

    这几天本来不想杀人的你们这些人,唉!

    淡淡的语气随着夜晚的风飘过来,这次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持刀舞剑的大批军卒离着小西山下的牢房不过几步的距离了,而分散在两翼的弓手们已经校好了准头,弩箭即将破弦而出。

    忽如霹雳的巨响,在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时候迸发了!没有人看清楚在他们的前方发生了什么,在剧烈的震动,有尖锐的破空之声穿透烟尘和迷雾,直接贯穿了人群。

    随之,悲惨的叫声开始响起,有人翻滚倒地,在痛苦的哀嚎。侥幸未死的一名校尉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在火光之看的明白,在他的身侧,三四名军健卒被一截呼啸而来的铁质栅栏贯穿了身体,直接穿在了一块儿,一时还未死去,七手八脚的在地翻滚挣扎,血泊之惨不忍睹。

    还没等到这刚才发出进攻命令的校尉做出什么反应呢,接踵而至的攻击倏然又降临了!前方山洞周围的灯火都已经熄灭,那儿的黑暗好像突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怪兽,在不停地吞吐着足以让人致命的可怕能量。

    那些本来束缚囚犯的碗盏粗细栅栏,此时此刻,竟然成了对方手最好的武器。谁也想不明白,凭着个人的力气是怎么把这些粗重的铁质栅栏当成了铁矛,用来杀人夺命!

    然而,已经没有人有时间去想这些了。有些怪,在巨大的惊恐,很多人选择的竟然不是第一时间四散奔逃,而是没头没脑挥舞着刀剑继续前冲,几个没死的弓手则在惊恐的叫喊,一股脑的向着那黑暗处倾射出了全部的弩箭。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会儿的目标已经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发泄心的恐惧感。

    在这样的慌乱,没有人说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也许是半刻钟,也许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对面小山丘下的黑暗洞口处,攻击终于停止。烟尘散去,火把的光亮重新照明这片空地,杀到跟前的形如亡命之人丛这才发现,原先看押那位年轻侯爷的山洞口已经整个的被掀掉了。小西山下到处都是乱石,一根根的铁质栅栏,都成了杀人的工具,回头看时,一片狼籍,死伤遍地。

    最先冲过来看清楚眼前情形的几十人,说不清现在心是什么情绪。一个人凭着血肉之躯,在眨眼的功夫造成如此大的破坏,联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他不想杀人还这么残暴!那他要起了杀心,又会怎样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