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情缘小说 > 剪水秋瞳 > 19.惊心

剪水秋瞳:19.惊心

小说:剪水秋瞳作者:兔子要吃饭

    孩子危在旦夕。叶邵逞在耳机里提醒着她。

    左秋没有回答徐林。

    坐在椅子上的徐林依旧低着头,右手手指在桌面上滑动着,左秋可以辨认出是数字,并轻声念了出来。

    叶邵逞迅速拿起前方桌子上的对讲机,0981。

    接到讯息后,对讲机里一片嘈杂,这里的安静跟那边形成鲜明的对比。

    过了不到三分钟,对讲机那边传来破门而入巨大响声,随后那边传来‘人质安全,无生命危险。’

    徐林吐出这个门牌号后寂静了几分钟,随后左秋的耳机里便传来了叶邵逞的声音,孩子安全了,出来吧。

    左秋没有动。在徐林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缓缓说道:孩子找到了。

    徐林听到后,小小的吐出了一口气。

    你也不想管管死对吧。左秋听到了她的叹息声,不是目的没有达成的遗憾,而是松了一口气的轻松。

    徐林依旧低着头,没有接左秋的话,反问了自己的‘交换条件’,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李伟林了。

    左秋早就料到她要问,吸了口气启唇说道:那晚在墓园遇见你的第二天,我接受了另一项委托,正巧也在coo墓园。我正注视着那个人的墓碑时,李伟林出现了,右手拿着你还小的时候的全家福给我看,指着中间的你,让我带话给你,说他原谅你了,让你好好活着。

    徐林全程都低着头,这也让左秋松了一口气,她还真不敢看着徐林的眼睛说这些话。

    左秋说完后,迫不及待的想走出这个房间,出门的一刹那,她听见了水滴滴落在桌面的声音,徐林哭了。

    她不由地还是收住了脚,在门口站住了,最终还是忍不住回头。

    徐林跟刚刚一样的坐姿,都没有变过,依旧低是着头。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不受控制的往桌子上掉,桌面已经聚集了一片的水渍。

    徐林做的一切都很过分,很残忍,很不可理喻,但总归是一个陷入爱情中的可怜人。

    左秋叹了口气,向她走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不是死刑的话,就好好的活下去。

    谢谢,声音微乎其微,但徐林的谢意还是传达到了左秋的耳朵里,她听到了。

    徐林看向左秋,轻声发出一声哦~,然后推了下桌子,使她坐着的椅子后退,不紧不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地上走了一圈,活动起了筋骨,果然没有了手铐整个人都轻松了。

    左秋不明白徐林的一声语气词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补充道:交换条件是活着的孩子,我不需要再多看一个灵魂。

    徐林走了一圈活动身骨后又回到了座位上,看着对面端坐着的左秋说道:估计让你失望了,我并不想说。

    叶邵逞在外面注意一直观察着徐林的任何一个肢体动作或者表情。

    徐林的眼神十分坚定,浑身放松,这已经是一种置身世外的样子,继续这样问下去,就算找到孩子,也会是一具死尸。他觉得是时候给徐林一剂强心剂了。

    左秋张开嘴又合上了,她听见耳机里再次传来熟悉的声音,‘小刘,给徐林带上手铐,然后你出来。左秋,刺激她,然后也出来。’简单的话给了左秋‘方向感’。

    那没什么可谈的了。左秋站了起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没头没尾的小刘直接给徐林拷上手铐太显突兀,徐林会猜想到他们都佩戴带着微型设备,有人在一步步下着指令。

    小刘顺势给徐林拷上手铐后就出去了。

    左秋也跟着站了起来,给徐林她要离开,不想再谈的讯息。她猜徐林一定会向上次一样,挽留。

    果然,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被徐林叫住了。

    告诉我,李伟林都跟你说了一些什么?徐林前三个字咬字极重。

    左秋停下了推门的手,把门再次关上,转身走向那一桌、一凳、一人、一手铐。

    小刘看见那个叫左秋的姑娘没有出来,想进去叫她,被叶邵逞叫住了,阻止了他想要回去的步伐,示意他不要进去。

    左秋停在了徐林的那边的椅子边,跟她同方向,没有再隔着那张长桌,这回距离很近。

    她手臂交缠放在胸前,身体斜靠在桌子边。

    徐林被铐在椅子上,被迫仰视着这个身旁的女人,她再无了和左秋第一次见面是的气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