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竞技同人 > 化鹏诀 > 第四十一章 运筹帷幄

化鹏诀:第四十一章 运筹帷幄

小说:化鹏诀作者:两仪法王

    邢天的马车来到城主府观战台跟前停住,他扬了扬胸,才被人从车上搀扶下来。大哥!老大武玉两眼放光,大叫着从观战台椅子上跳下来,飞快的跑过来扑到邢天怀里。像个几天没吃奶的孩子见到母亲一样,那样急不可耐,那样亲昵!

    武阳栋也微笑着从观战台上走下来,来到邢天跟前拍拍武玉的肩膀,对邢天说道:果然进级了,怎么样?有信心吗?

    邢天扬了扬胸,点点头,又回头看向战台上的江一山五人,都来了,好!太好了!——上面的人都交给我了,你们对付江家其它人没问题吧?

    邢天闭关炼化火灵鸟妖灵用了两天,然后吸收进级只用了一个小时,修为提升一级来到气海境中期巅峰。虫纹果然如他所料又增加了两条,邢天大喜,对战江一山等有了十分的把握。之后他没有马上出关,因为出来也没什么事,他就利用最后的二十多个小时运转化鹏诀稳固根基,直到时间临近才出关。

    武阳栋闻言咧嘴失笑,除了这五个,其他都是小虾米,我都安排好了。他们那些人也都在这羊曲广场上埋伏,还以为我不知道,不过倒也省得麻烦了!

    邢天小儿!时间都快到了,还不上台在那里聊什么呢?江旬阴阴阳怪气道:是不是知道时间不多了,生离死别,有些依依不舍呢!哈哈哈哈

    邢天扬了扬胸,这么着急啊!是不是急着去投胎?放心吧!本座早就和地狱之主打好招呼:地狱之门早已为尔等打开,等着本座送你们进去!你们没进去之前不会关邢天冷冷回敬江旬阴。

    你江旬阴闻言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呼呼喘着粗气,竟然一时语塞答不上话来。

    接下来这三天时间里:邢天闭关潜心炼化妖灵;江家四人第二天操练了四象杀阵后,江一山觉得四象杀阵还不太保险,又让江旬阴加入进来,五人又操练了五行杀阵,最后还把两个杀阵融合起来演练一番;

    城主府炼丹师郑长老被邢天指点后茅塞顿开,果然炼出了十成丹。他欣喜若狂,逢人就夸邢天了不起。此时郑长老对邢天不仅仅是惊讶称赞那么简单!已经升华到对邢天的崇拜和敬仰!邢天就是他心中的神,一个无所不能的神;

    武阳栋也按照邢天的那道神念行事,有条不紊的安排着看起来双方都已经万事俱备,就只欠三天期限这个东风。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三天时间很快过去。武阳栋按照邢天的计划派出最后一批人后,带着武玉来到邢天居住的青竹小轩里,在邢天闭关的石门前的石鼓上坐下。见石门紧闭,等了几分钟,武阳栋一咬牙站起来,拉着武玉的手,走吧!玉儿!前院还有很多人等着,咱们该出发去羊曲广场了

    午时一刻,此时的炎州城羊曲广场上人头攒动,最起码也有三四百万人。这里随处可见临时搭建的摊位,吃喝的,首饰的,香粉的,丹药的,卖什么的都有。人们吃吃喝喝,有说有笑。买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这里俨然是一个大集市,像是在开什么交易会,根本不像一个马上要一决生死的生死战台。

    这二十公里直径的圆形大广场看上去只能用一个字大字形容。羊曲广场横断面看上去,有点像一个英文字母w字型,就是四周都是三十度的缓坡向外延伸,中间有一座圆形的黄泥土包。黄泥土包有三米左右高,直径五六十米。以前土包上面种满各种奇花异草,灌木,还有地标性雕塑等作为风景点缀。

    平时,这里是一处市民的休闲之地。现在被铲平,夯实成一个大平台。土包中间已经竖起一根十几米高碗口粗的木柱,木柱上面挂着一道三米长、八十公分宽的白幡,白幡上面森然写着四个黑色大字:生死战台。与这一派祥和热闹非凡的场景格格不入

    武阳栋一脸凝重,带着儿子武玉和城主府一般人坐着几辆马车进入广场,在城主府士兵的开道下,来到左面一处观战台上坐下。观战台离生死战台还有两百多米的距离,观战台前面是一条专门留出的车辆通道。和生死战台中间还隔着很多围观者,围观的人们大多都是自带凳子椅子等坐在那里,没人维持次序也井然有序。要从这里去生死战台要绕道正前方的台阶,穿过围观的人群,最起码也要五六分钟。

    城主府观战台对面是江家的观战台,但江家家主江一山没有坐在这个观战台上。令人奇怪的是:观战台上坐的是以云长老为首的几位外门长老,连江一山家眷都没有一个。

    江一山和四位内门大长老早已经站在生死战台上,正用阴毒的眼神看着武阳栋这边。武阳栋知道江一山这是在搜索邢天,看不到邢天后他就会询问自己。

    果然,江一山逐一扫视城主府众人后摇摇头,开口问武阳栋:武阳栋!邢天呢?不会真的是‘金蝉脱壳’已经逃走了吧!要是真这样,就是你城主府失信在先,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哼!那就怪不得我江家了

    武阳栋冷笑道:呵呵!我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我只想知道:要是邢天不出来应战,你们江家想干什么?造反吗!

    江一山没有理会武阳栋,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然后轻轻晃动几下脑袋,才冷冷道:懒得和你啰嗦!还有一刻钟多一点时间,到时候邢天不出现你就知道是什么后果了

    武阳栋冷笑道:呵呵!别急!你放心,到时候邢天一定会来取你性命。没见过想死都这么着急的,急着投胎啊

    嗡!~现场一阵嘈杂,这就开始唇枪舌剑干起来了!今天一定有好戏看。

    肯定有好戏看,怕只怕他们混战起来,我们这些老百姓就要遭殃了

    哎!我不是这么想,我认为只要有好戏看,死了也值得!广场上的观众开始窃窃私语,议论起来。

    你懒得和你这种人逞口舌之快!到时候再说江一山被武阳栋气得七窍生烟,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火,他早就计划好了:今天无论邢天来不来应战,都要借机铲除城主府。现在他眼中看来武阳栋已经是死人一个,和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说的!所以,他不想和武阳栋逞口舌之快。

    还有五分钟就是午时三刻,见邢天还没来到,江民云在江一山的示意下大声说道:诸位炎州城的父老乡亲听好了:这个生死战台是邢天代表城主府设下挑战我江家。现在邢天不来,就是城主府失信在先,江家有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权利,一切后果只能由城主府承担

    邢天来了!快看:邢天来了。有人突然大喊起来,直接打断了江民云的话。人们齐刷刷转头向西北方向看去,就见一辆马车飞驰而来,车上站着一位青衣少年,一脸微笑!就那样稳如磐石的站在车上,任凭马车如何颠簸,岿然不动。

    他中等身材,虽然有些瘦弱,但像一座风中的石碑,伫立在平板马车上;他一头黑色的头发,两道剑眉,又粗又黑;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一个玲珑的小鼻子,十分挺拔;白净面皮上,带着几分神秘。他习惯性的扬了扬胸,这风度翩翩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邢天。

    江一山不由得后退一步,脸上一阵抽搐,自言自语:他,他真的来了!怎么可能!修为竟然进级到气海境中期了

    江民云一把扶住江一山,不解道:家主!怎么啦?您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让江旬阴替你

    江一山摇头,我没事!我只是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很不好!这小子又进级了,我们要小心提防!绝不可大意

    江民云不以为然,气海境中期而已,有什么可怕!别忘了:您现在可是培丹境初期巅峰了!您现在比我们足足高出十倍战力,而且我们还有‘四象杀阵’和‘五行杀阵’呢!江民云安慰江一山。

    就是,就是!我们还有两个杀阵,怕他个鸟

    家主不要未战先怯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