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探险小说 > 出轮回 > 第7章 重逢

出轮回:第7章 重逢

小说:出轮回作者:四毛差一块

    还好你他妈还活着!余一狠狠的回抱住乌阿大师。

    接着,两人同时放手,同时呸了一声:妈的,恶心!

    两人愣了一下,再次同时沉默,接着哈哈哈的一起笑了起来。

    我看到你的信,还以为是你的什么衣钵传人之类的,没想到居然是你本人。乌阿大师坐在床边,手中晃了晃余一带给他的信。

    嘿嘿,没想到吧。余一嘚瑟的笑了笑: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回来。这事估计得慢慢的说上一段时间。在那之前你先把我病治一下。我现在身上的灵脉都是断的,如果再不接上,灵气运转受阻,可能很快我就会死了。

    乌阿大师鼻子哼了一声,但还是一脸严肃的立即举起自己的灵术杖,认真的施展了一个名叫生命之光的灵术。作为世界第一的灵术大师,即使他不是专门的生命系灵术师,这一个灵术的威力依然极大。

    一道白光从灵术杖的顶端喷出,如水银滚动在余一的肌肤上,他顿时感觉全身如同泡了热水一样的舒坦,身上那些仿佛刻进皮肤的血色图案迅速消融,血色慢慢浸透皮肤渗入体内,而那些一直没有愈合的伤口也逐渐的合拢,没有留下任何伤疤。

    余一摆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舒服的呻吟了两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全身轻松的感觉了,之前身体中带着极重的暗伤,每一个动作都会带来痛楚,他不得不放缓每一个动作以减轻身体受到的刺激,这也是他看起来总是病恹恹、慢吞吞的原因。

    余一的身体逐渐好转,乌阿却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反而渐渐的表情凝重起来:你这身体怎么回事?

    余一嘿嘿一笑,知道乌阿所指为何,便解释道:我能回到人类大陆,靠的是地狱一种叫做轮回的法术。只是我找到的轮回法已经残缺不全,所以回来时候出了点问题,地狱的阴气进了我身体里面,直接把我身体内的灵脉冲碎了。我虽然有治疗的方法,但是所需时间和药物比较多,所以暂时也只能这样。

    灵脉是灵术师体内一种特殊的存在。没有人说得清楚灵脉究竟是什么,也没有人清楚灵脉产生的原理是什么,但是早在上古时候,人们就已经发现,只有一些特殊的人才能感受天地灵气、修习灵术,成为灵术师。灵术师能够吸纳天地灵气在身体里面循环,他们把灵气在体内循环的路径称为灵脉。

    乌阿有些严肃:灵脉寸断,确定能治疗吗?

    当然。余一笑道:我可比你厉害,怎么会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不用担心。

    接着,他又道:我现在挺想知道这几百年里都有些什么大事,你估计也对我在地狱的经历好奇到不行,咱两谁先讲?

    乌阿胡子一抖:我先讲,讲完了我再慢慢审你。

    老夫乌阿,身边小友赤不流。一个苍老的声音回应了传送阵的看守者。同时,一个手握灵术杖的老头和一个背着剑的中年人从传送阵上走了下来。

    乌阿大师?老者刚想尊称对方一声乌阿大人,却猛然醒悟过来,失声惊呼道:您是大灵术师乌阿大师?

    正是老夫。乌阿点头回答。

    赤不流没有理会那名老者,待乌阿大师回答了老者的问题,便躬身道:大师,此城中也有我赤不家的产业,有几个人也还堪用。若是大师不嫌弃,待我通知他们前来迎接可好?

    乌阿大师遥了摇头:你通知他们在那个叫余一的少年住的地方待命就行,我们直接过去吧。说着,乌阿大师的灵术杖在地面轻轻敲击了两下,也未见他念什么咒语掐什么指法,一股细细的白气从被敲击的地方冒出,飞到传送阵所在建筑的门外,如雾气一样晃动两下,迅速凝实成了一架马车,简朴的木质车厢被两匹漂亮的独角天马拉着。

    乌阿大师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出现在三界城带来的冲击,或者意识到了也并不介意,他朝看守传送阵的几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率先上了马车。而赤不流则乐得借势生威,也不和那几人多说什么,紧跟着乌阿大师,也上了马车。

    不需要车夫,两匹独角天马低着头稳健的往前走去,似乎已经知道了目的地一样。

    在马车离开后,看守传送阵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露出惊骇的神色,其中一个人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忙从怀里取出一张卷轴,朝上面写了几句话后将卷轴一撕,向自己所属的势力传回了信息。

    他这一动作提醒了另外几人,也各自手忙脚乱的向自己所属的势力传送这个惊人的消息:已经避世多年的乌阿大师与人族顶尖世家赤不家族的执剑人一起出现在了三界城!

    马车很快到了赤不家在三界城的宅院,接到赤不流传信的赤不家族人将马车迎进了院中。因为乌阿大师身份尊贵,一向又不喜行事高调,赤不家特意只安排了此城中家族血统最纯正、辈分最高的五个人前来侍候。

    拜见乌阿大师。见到老者从马车上下来,五名赤不家的族人躬身行礼。

    客气了。乌阿大师微微点头,直奔主题道:请前面带路吧,我要去见那位余一小友。

    是。其中一名年龄最大的赤不家的族人点头作答,引着乌阿大师往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余一公子最近的情况不是太好,不时会陷入昏迷中。

    乌阿大师问:那余一小友清醒的时候没有自己配什么药么?

    族人回道:余一公子并没有自己配什么药。他说生死只看赤不流大人能不能完成他的委托,至于医生和灵术师们开的药说到这里他面色微微有些古怪,略略顿了一下,接着道:余一公子说都是些贵的好货,不吃白不吃

    乌阿大师闻言,愣了愣,伸手捋了捋胡须,嘿嘿一笑,不再问话。

    很快,几人就到了一个独立的偏院,穿过院门,只见一栋小屋临着一弯溪水,溪边几株绿树,幽静舒适。

    族人快步上前,走到小屋门口敲门:安喜小姐在吗?

    屋门打开,里面一人正是安喜,她朝这名族人弯腰行了一礼:赤不叔叔,劳烦您又来照看余一哥了。

    安喜小姐客气了。族人也回了一礼:只是我这次倒不是来看余一公子的,是赤不流大人请了乌阿大师来了,乌阿大师要见余一公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