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竞技同人 > 愚者长歌 > 第十六章 人生并无初见

愚者长歌:第十六章 人生并无初见

小说:愚者长歌作者:京陵

    而白鸢现在是一门心思地帮助司马无泽,他说什么她就拍手称是,毫不在意自己几位下属的脸色。

    白鸢的出身,爱龙卫们都不太清楚。她从小就在爱龙卫的看管下长大,受到面甲的保护,所以她跟六甲都很熟,而且她一直在卫中没有什么职位。那些乙主完全是把她当做家人来看待,剩下见过面的丙主也都是以礼待之,不少人都怀疑她是爱主的私生女。现在给了这样的她一个职位,简直是这些丁卫们的噩梦,他们无论吃了多大的苦都注定是有苦难言,有求无路。

    白鸢一直呆在咸阳,所见到的人不是不能露脸的就是那些长相凶狠的乙主们,那些稍微有点姿色的人都被派往各国做奸细了,这个像是女人的小白脸司马无泽倒是她见过最好看的,而且还很有趣。比起那个表面乖巧温柔实则阴险下流的白早要好得太多,所以她也是真的不关心那个白早的生死。

    你怎么总往别的院子看?我以前就注意到的。

    内心失落的司马无泽收回目光,盯着眼前的白鸢,没什么?

    白早忘了隔壁的人,他回来的时候还以为白早会和他说这些事,但是他没有提起。究竟是他选择了遗忘还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司马无泽对于白早越来越困惑,曾经的白早那么想要和他们二人去白雾山,而后却是这般无赖的模样,还有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还记得三个人的诺言,只有他还是原来的。

    他们是不是离开郿县了。一个丁卫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脸色却瞬间像是没了半条命的样子。

    白鸢正攥着拳头狠狠地瞪着他们。

    不可能。司马无泽的眉毛并不那么明显,如在证明性格轻佻。就算是逃掉,每个关口都有他们的通缉令,早就会被发现。

    如果要是山路呢?白鸢突然想到,凑到司马无泽身边等待夸奖。

    司马无泽没有回答,他扶起翻到的木桩。我还是不相信他们会跑,他们想去如今的齐郡,已经想了太久。始终未能确定,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主见,自从其中一人犯了事他们就更小心谨慎。他们这些人到处行侠仗义,欠下他们人情的人太多,就像那个酒店老板一样,会藏起他们来。那个小男孩没有再说什么吗?

    司马无泽口中的小男孩就是乐乘的徒弟。自从那日出了事情以后,他就按照乐乘写下的几条木牍的意思,亲自来投案自首。还带着满满的食物和一把长刀,至于纵横家的书籍匆匆忙忙地都被他丢在酒店里,只带了几本无用的小说家著作。他们爱龙卫也是凭借着男孩的指引,找到的那个酒家,可惜已经人去楼空。

    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个爱龙卫回复道,如果真的想要知道他知道些什么,还是要仰仗海甲大人,只有海甲大人才有这种手段。

    几个人附和着,然后又都说海甲大人如今在外面办案。

    海姐姐就算在咸阳她也不会帮忙的。白鸢突然地插嘴,像是很了解那位海甲。她这个人最怕麻烦,要是遇到嘴巴不老实的人肯定都是先杀然后再问的。

    问死人?几个爱龙卫根本不知道太多,他们大多是以讹传讹,毕竟在爱龙卫里普通人能看到六甲一面都实属运气。

    而且她根本就不会来,首先她最讨厌咸阳的味道,其次更不喜欢无聊的案子。

    司马无泽等人吸着空气,有味道吗?

    那谁知道?反正她进了咸阳就遮上了半面脸。白鸢忽然想起话题有些远了,然后从自身的包裹里拿出一块点心。要我说啊,找得到找不到都没关系,人家白仲老爷子自己都说,不用再找了,咱们这是白忙活。也不知道上面几个意思,一开始说不查,后来又说查,前些天又说不查。

    白鸢说漏了嘴,几个爱龙卫瞬间开始埋怨起来。既然不让查,就让他们回去才是,然后围成一团讨论回咸阳的事情。

    司马无泽看着心不在焉的众人,默然地转身离开,白鸢情急地跟了上去。

    一个爱龙卫还问着,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啊。

    回应他们的是丢来的未吃完的点心。

    夏无且面前,一位蒙着鼻子及以下位置的紧身衣女子半跪在地上。

    海甲归位。

    夏无且头也不抬地问着,知道为什么叫你回来吗?

    海甲眼眸左斜一下。属下不知。

    海甲知道他要说路雄的事情,经甲已经告诉过她。但是此时说出对经甲颇为不利,不得不继续装作不知道。

    太医院如今一切,在爱主的掌握之下自然不会有疏漏。

    我是说之前!整个竹简被丢入身边的陶罐。罢了,你去郿县一次,将白仲孙子的那个事情解决了,记得无论查到什么都要在李大人知道之前告诉我。

    还有,夏无且抬头叫住出去几步远的海甲,顺便把白鸢那个野丫头带回来,面甲他在忙别的事情,没空管她。

    躺在精致的凉席上,判官小姐反而有些不适应。她总觉得缺点什么,她思来想去觉得可能是舒适感反正不是安全感就对了。

    那天早早起来去抢占吊床的她,看着林叶间的光芒才知道大事不妙,虽然生生死死与她无关,但她心底还有希望这个人不是他。

    不会原地重生,这是他们的经验。因为总有人会发现这个规律,然后原地虐杀那个人数次,直到他真正的死亡。

    白早在判官小姐的眼中虽然胸无大志了些,但是除了那些伤人的讽刺,他还是一个很值得同情的人。如今的白琯理解老人白仲那心如死灰的心情和不愿再追究白早死因的决定。就像是父母辛辛苦苦养大孩子之后,发现他并不是自己的孩子。那他们会怎么做?或许会延伸出一个曲折的故事,或许会重归于好。但是无论如何,产生的隔阂是无法消除的。任何感情都是如此,一旦有了裂隙,只能视而不见,因为你再往里填什么东西都会让这个裂隙越来越大。没有什么能够完好如初,如人生并无初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