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江湖小说 > 愿社团依然如故 > 社团其十七:探索-上

愿社团依然如故:社团其十七:探索-上

小说:愿社团依然如故作者:流逝织

    走进教学楼中,由于爆炸所产生的灰尘并没有消去,混浊的灰尘遮蔽着众人的视野,但只要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这次爆炸所产生的影响,距离爆炸最近的几间教室由于承受不住爆炸的威力,墙面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在地上也留有许多玻璃的碎屑,而发生爆炸的这间教室就没有像旁边的几间教室呢样幸运,看着这间教室的景象只能用体无完肤来形容了,而不出所料的是这间教室就是上次流晨来过的化学实验室。

    由于受到爆炸的直接影响,这间教室的门由于爆炸的冲击力,已经倒在了走廊之中,而教室中的一面墙壁也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不用想这面墙壁就是离爆炸最近的地方。

    如若此时有人走进这间教室,呢么绝对不会忘记眼前的景象,呢是如同打开了地狱之门,从中窥屏地狱的风景一般,教室内的灰尘浓度比走廊里更加浓厚,走进教室,眼前的景象就已经被灰尘所覆盖,而在众人周围存在着许多原本应该放在屋内的实验仪器与桌凳的碎屑,如果走路不小心的话就有可能会磕碰到什么东西。

    正当流晨准备向身边的黎木兮提示拿出提前准备的手电筒时,三人的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蓝色的火花,伴随着火花的出现,昏暗的教室不禁明亮了一些,借助着这些火花的光线,黎木兮突然发现最内侧的墙壁上面好像是画有什么图案的样子,随后便将万一准备好的手电筒向墙壁上照了过去。

    经过这一照众人惊讶的发现了墙壁上画着的是一只长着一双巨大羽翼的蛇的图案,或者应该用图腾来形容更为合适,流晨有些好奇的伸出一只手指向图腾摸去,好像是感受到了图腾受到了侵犯,教室内的四角突然闪耀起了耀眼的光芒,而伴随着光芒的出现,地面上似乎有这如同白蛇一般的东西正在向外钻去,而蓝色的火光随着白蛇不断的向外钻出也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

    见到如此的景象三人感觉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凉意,如同感受到三人的存在,身后的图腾如同活过来了一般,突然燃烧了起来并发出嘶嘶的的声音,而流晨呢只摸过图腾的手指也随着燃烧了起来,流晨见状迅速的将手指上的火熄灭,转头看着身边已经完全被恐惧所支配而愣在原地的两人,流晨迅速的拉起两人的手向教学楼外冲去。

    学生会长与黎木兮由于恐惧的缘故并没有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化学实验室,而身边的流晨疑惑的看着之前起火的手指,只见手上覆盖这一层白色到有些偏黄的粉末,随后流晨活动了一下手指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

    看着身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两人,流晨无奈的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而两人如同睡梦中突然被人叫醒一般打了个冷战,两人看着眼前神情无奈的流晨又看了看周围盛开的樱花树,好像没有弄清眼前的现实,明明他们几个应该在化学实验室中啊,怎么突然出现在了教学楼外?难道自己还没有进去吗?但为什么脑海中会出现呢些奇幻的场景?    看着满脸疑惑的两人流晨无奈的说道:我看你们已经被吓傻了,而且在教学楼中呆的时间有些长了,所以便将你们都拉了出来。

    两人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流晨,原来脑海中的景象是自己原原本本经历过的事情,流晨耸了耸肩说道:先回后勤社吧,到时候我再跟你们解释。

    礼仪部中,部长你说,会长跟流晨他们进去以后会怎么样呢?恋羽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被吓破胆了呗。

只见陈泽龙双手抱胸斜靠在一侧的墙上随意的说道,由于经过了多日的休养身上的伤基本上已经痊愈了,但脸上却留下了一道并没有完全康复的伤痕。

    是这样吗?部长?恋羽好像并不太相信陈泽龙的话,反而又向曾子轩问道。

    但此时的曾子轩却表情复杂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并不不敢保证结果是否真的如同陈泽龙所说的呢样,恋羽看着表情复杂的曾子轩的说道:呢,要我去后勤社看看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吗?    而曾子轩又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虽然曾子轩也很想知道流晨等人接下来的动向,但现在他在意的确实另一件事情,回到曾子轩与恋羽从教学楼离开后,曾子轩并没有直径回到礼仪部,而是去往了学校最深处的教学楼中,只见曾子轩来到一间写着理事长办公室的大门前,便伸出右手缓缓的并富有节奏感的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你好,这里是理事长的办公室,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此时一名与曾子轩年龄相仿的女子开门问道,只见这名女子细致而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配合上她温和的笑容显的如此柔美,看着眼前如此富有气质的女子,曾子轩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

    女子好像察觉到了曾子轩的疑惑微笑着说道:你好,我是理事长的秘书,理事长一般并不喜欢见到其他人,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代你向理事长转达。

    见女子如此说道,虽然曾子轩听说过一些关于理事长的传闻,但没想到却是如此的神秘,便整理了一下情绪后面带微笑的说道:你好,这里是我带给理事长的文件,麻烦你能转交给理事长。

随后曾子轩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递了过去。

    嗯,好的,要是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先行离开,等理事长做完决定后我会通知你的。

    没事,我在这里等候就可以了。

曾子轩礼貌的回答道。

    经过了漫长的等候后,只见呢名女子将曾子轩交给理事长的文件又原封不动的换了回去,歉意的说道:理事长已经看过了你的文件,但他并没有认同上面所述的观点,很感谢你的到来。

随后向曾子轩深深地鞠了一躬便将大门关闭了。

    看着被退回的文件,曾子轩也只好无奈的离开了,在曾子轩离开没过多久,女子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不同意曾子轩的观点?这样我们不就可以轻易的除掉学生会长了吗?    面对着女子的质问,办公桌前的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用一种复杂的语气说道:但学校的规则不允许我这么做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