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江湖小说 > 愿社团依然如故 > 社团其十二:冰山一角

愿社团依然如故:社团其十二:冰山一角

小说:愿社团依然如故作者:流逝织

    看着流晨朝自己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看着已经走远的陈泽龙,流晨突然说道:会长你可以出来了。

    化学实验室的大门缓缓打开,只见学生会长从中走了出来面带微笑的对流晨说道:谢谢啊小晨,没想到你竟然猜到了曾子轩的想法。

    流晨看着学生会长沉思着说道:也许曾子轩只是冰山一角,后面无法解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是啊。学生会长也不免同意的说道。

    到底是谁挑拨了学生会长与曾子轩的关系,而且为什么他会知道少昂是因为偷窃而离开的?流晨想着也不免头疼了起来。

    礼仪部内,只见曾子轩一脸气愤的看着陈泽龙,由于陈泽龙离开后就将这件事告诉了曾子轩,当然陈泽龙没有将自己把曾子轩卖了的事情说出来。

    看着自己完美的计划落空曾子轩的心中对流晨也痛恨了起来,流晨我没有惹你,你却过来阻挠我的计划,我们走着瞧!礼仪部中充满了曾子轩怨恨的声音。

    第二天上午,只见陈泽龙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来到了与赵林韵打斗的地方,由于昨晚突然收到流晨的短信,本来并不想在意的,但短信上面带着一种警告的语气让陈泽龙感觉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上。

    陈泽龙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只见流晨双眼紧闭两手插在裤兜中身体斜靠在在墙上,一副大局已定的样子,陈泽龙看着流晨想道昨晚收到的短信不免生气的说道:流晨,你将我叫到这里干什么?

    流晨缓缓张开双眼冷淡的看了一眼来到自己身边的陈泽龙说道:我只是想找你确定一下呢天晚上你跟赵林韵真正发生的事情。

    哼,事情很简单,就是赵林韵将我带到这里,并对我拳脚相加,最后还威胁我,事情就是这样的。陈泽龙生气的回答道。

    哦?是吗?我听说你跟赵林韵并没有什么交集,他突然找到你并将你带到这个地方,你觉得有说服力吗?流晨冷声说道。

    他找到我说有重要的事情,我看他面色比较急切所以就跟他来到这里,你要是想为赵林韵辩护的话我们的立场已经不一样了。陈泽龙说着便扭过身体要想离开。

    哼!流晨冷哼一声说道:如果你现在离开的话我可就救不了你了。

    听到流晨的话后陈泽龙突然停了下来,两眼直直的瞪着流晨冷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流晨也扭过头看着陈泽龙的问道:呢我换一个问题好了,在打斗前的呢天晚上你在呢里?

    陈泽龙听后心中突然一震,看着流晨的双眼却突然发现这双眼睛竟如此的深邃,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一样窥屏这人的内心。

    看着这双眼睛陈泽龙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便有些紧张的说道:你问这些干什么?呢天晚上我很早就回家了。

    流晨见陈泽龙紧张的样子便怀疑的看着他,陈泽龙本来就对流晨的呢双眼睛有些抵触,但看着流晨这些看着自己也不免有些浑身的不自在,便低着头心里不禁想着难道他都知道了?

    呢,我在化学实验室找到的这把电缆剪也就不是你的咯。正在陈泽龙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被流晨的一句话给吓了回来。

    电缆剪?什么电缆剪?难道?只见陈泽龙抬头向流晨看去,便看到了流晨手中拿着的呢天晚上自己用来剪断监视器的电缆剪,看着这把电缆剪陈泽龙的心中不免产生一些不安,但看着流晨正盯着自己便纹绣了心中的不安说道:是的,我根本没有见过这把电缆剪。

    看着陈泽龙并不打算承认的样子,流晨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不说出事情真相的话,我也救不了你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把电缆剪上有你的指纹吧。

    听到这里陈泽龙突然两眼失去的原本的光泽,看着这把带有自己指纹的电缆剪,陈泽龙痛恨自己没有想到这些。

    流晨看着陈泽龙内心的防线开始崩溃便说道:顺便我再告诉你一个事实吧,就在昨天我来这栋教学楼寻找线索的时候,一位大叔已经把这架监视器给修好了,想想你之前说过的呢些矛盾的言辞,如果监控被调出来你是很难解释。

    陈泽龙恐惧的看着流晨喃喃的说道:怪物!你这个怪物!

    看着陈泽龙的内心已经崩溃后流晨冷声说道:曾子轩让你藏在这件化学实验室中,交给你这把电缆剪让你实施你们的计划,但他忽略了在这栋教学楼锁门的时候监视器并没有记录下你离开的事实,如果在将这把电缆剪上面的指纹调查清楚,呢么你难逃学校的处罚。

    呢,我会怎么样?陈泽龙由于恐惧颤颤巍巍的问道。

    制造流言的传播,并破坏学校私有财务,我决得你应该会被劝退吧。流晨想了想说道。

    由于无法接受自己将要被劝退的事实陈泽龙不禁痛苦的颤抖着,突然他想到流晨对自己说过他可以救自己,便好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恳求的看着流晨急切的说道:流部长,你之前说过你可以救我的,你已经把所有事情都猜出来了,呢你也想想办法救救我。

    流晨看着向自己祈求的陈泽龙说道:要我救你也不是不可能,只是

    见流晨好像有办法拯救自己便急切的说道:只是什么?流部长你想要知道什么,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都告诉你。

    流晨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曾子轩会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学生会长,我就可以救你。

    听到流晨竟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也不禁犹豫了起来,流晨看着犹豫不决的陈泽龙说道:既然这样,呢我也只能离开了。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开。

    看着准备离开的流晨,陈泽龙开始着急了起来,只见陈泽龙咬了咬牙,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便向流晨说道:好!我可以告诉你,但可以求你不要告诉部长是我说的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